05 5月, 2010

GRD的十個理由(ix)浪漫

R0010143 (by euyoung)


隨便拍的...浪漫?


我第一次用「隨手拍的浪漫」這個字,是我剛買GRD不久,2006年的時候。

雖然我不敢說這個句子就是把GRD跟浪漫劃上等號的濫觴,但從那之後開始也確實出現了一些關於「浪漫隨手拍」或者「街拍的浪漫」。

一開始的時候我的想法蠻簡單的,用浪漫這個詞的用意是因為GRD拍起來沒什麼負擔,三不五十就可以享受拍照的樂趣,浪漫嗎?能夠無拘無束的拍照,確實是一種浪漫。

回頭看當時的照片,多少可以理出那時候因為拿到順手工具,而作了很多嘗試的痕跡,即使在GRD之前已經開始學著拿相機一陣子,那陣子更多的時候是抓取生活中的樂趣,這或許也是一種浪漫。

浪漫,浪漫,多少隨便假汝之名而行!

從GRD開始跟浪漫劃上等號開始,我們逐漸可以看到許多隨意拍攝的分享,而說這是隨手拍的一部分。

然而,隨手拍的浪漫不是隨便拍的浪漫。

隨手拍的體現,除了對於本身對環境的感知以外,或許也包含了每個人不同的攝影觀養成。而這部份不只是只有觀點而已,或許也包含了某些程度的技術養成。

拿GRD只有拍日常照片沒什麼不好,我自己就是只愛用相機拍生活照。

但你不能以隨便、漫不經心的態度去面對隨手拍,而稱這是一種浪漫。

荒木經惟說:「焦距, 要對在當時的感覺或心情,當時的事物上。」

如果你的隨手拍失去了焦點。

那就稱不上浪漫。


生活的浪漫


隨著數位攝影器材的進步跟普及,「照相機」這個器材不再是個特別需要專業技能才可以操作,也不再與高昂的費用(器材本身跟沖洗)同義。

高深莫測的中片幅風景攝影,精緻的人像沙龍照,甚至是憂鬱的黑白照,數位時代大家熟悉的人像外拍,或許是我們傳統上對「攝影」的印象。

但如果要問我在這個時代,我對什麼最有興趣?我想我會回答:「關於生活的一切。」

一九九一年五月的時候,幾個維也納學生不經意了買下了一台蘇聯相機,隨意的拍攝起旅程的一切,後來他們發現這部相機拍攝的一切都非常有趣,鮮豔快樂又迷濛。

這台相機就是LOMO LC-A。

LOMO是什麼呢?是一個相機製造廠?是具備暗角跟詭異色調?還是那不確定的一切?我反而覺得LOMO拍出的鮮豔快樂而迷濛,並不是LOMO精神的一切。

我想LOMO帶來的是不確定感的驚喜,也同時具備無時無刻捕捉生活片段的精神。

生活,正是那樣一個帶有不確定感跟的驚喜題材。

但就很多傳統攝影派的角度來看,記錄生活這件事情難登大雅之堂,因為看來似乎毫無難度可言,而且似乎異常的平淡。

正因為如此,才讓相機伴隨生活這件事情,如此的簡單,卻又異常困難。

有個人在欣賞米開朗基羅的雕刻作品時問他:「你是怎麼把看起來毫無用處的石頭變成這麼優美的作品?」

米開朗基羅是這麼說的:「其實這型體本來就存在於大理石中,我只是把不需要的部分去掉而已。」

用相機記錄生活浪漫的一刻,正是如此。

我們需要作的,永遠都不是要挑選一台「最好的相機」,那些驚喜跟美好的時刻,本來就存在我們的腦海中。

這才是生活中的浪漫。

R0011710_e (by euyoung)


推薦這篇文章:

Facebook

我要說讚!

2 個迴響:

小羊提到...

進度好快!!!!!

權俊浩 提到...

說得太好!

張貼留言

請大家愛用Google帳號登入留言~如果沒有帳號可以多多利用「名稱/網址」打入自己的名稱,用匿名我很難回覆的。

另外,廣告迴響直接砍掉,請無需測試。
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

  © euyoung's soliloquy 2005-2010 all right reserved.

Back to TOP  

Google Analytics Alternative